意見反饋

萧山福彩中心:宗山博物館: “藏地小布達拉”

  2019-11-08 16:51

潍坊福彩中心咨询电话 www.rbqqrn.com.cn

▲日喀則宗山博物館

 

宗山博物館由于酷似布達拉宮,故有“小布達拉宮”之稱。

 

珠峰腳下日喀則地大物博,有著18個縣(區),每個地方都獨具特色,對于普通游客來說,如果想要一一感受各個縣(區)的風土人情實屬不易?;購?,18個縣(區)的風俗文化現在都濃縮在了日喀則宗山博物館中,如同上海的世博園一樣,很快就能“穿越”日喀則18個縣(區),感受日喀則獨具特色的文化。

 

 
 
 

藏地“小布達拉宮”

 

 

在古老而繁華的日喀則市區,一座宏偉的宮殿式建筑傲然聳立在城北的宗山之上,俯視著這座歷經600多年風雨的西藏重鎮,這便是日喀則博物館,也叫桑珠孜宗堡。

 

作為山巔城堡式建筑群,日喀則博物館的規模和氣勢僅次于布達拉宮,由于酷似布達拉宮,故有“小布達拉宮”之稱。

 

從遠處看,“小布達拉宮”紅白相間的墻面,在陽光的照耀下十分顯眼,即使在很遠的地方也能看得到它偉岸的“身影”,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,它都是日喀則的標志性建筑之一。

 

 

 

 

宗堡復原史

 

 

桑珠孜宗堡的歷史,可追溯到600多年前。元順帝欽封的“大司徒”強曲堅贊掌統全藏大權,將藏區劃分為13個大宗,在每個宗修建了一座宮堡式建筑,集合寺廟與政府的功能。掌管日喀則事務的桑珠孜宗堡,是最后一個建造的,1363年落成,不僅建筑技巧純熟,規模也最大最漂亮。
 

 

桑珠孜宗堡稱得上西藏城堡建筑中出類拔萃的代表作。它東西向長280米、高92米,占滿整個日光山頂,既高大峻拔,又典雅俊秀。只是,木石結構的宮堡,因歲月侵蝕和“文革”時期的破壞逐漸損毀,只剩城臺的一些斷壁殘垣。

 

2004年,重修桑珠孜宗堡變成了上海第四批援藏計劃的一部分。上海市政府委托同濟大學牽頭進行桑珠孜宗堡重建工程的前期研究、設計、招標、施工和監理。

 

2004年底,桑珠孜宗堡重建工程設計方案在成都通過全國專家論證會的鑒定。短短幾個月,同濟大學設計研究院院長常青等人做出了“療傷”和“理容”兩套外觀設計方案。

 

“療傷”,重在修復廢墟,保持原石材肌理,使得宗堡與山體渾然一體,展現濃厚的歷史滄桑感;“理容”,則強調歷史無法完全復原,修復外觀時力求創新,比如添加了歇山和攢尖金頂,采用紅宮、白宮的色彩區分,以強化景觀效果,并與扎什倫布寺的金頂遙相呼應。

 

 
而且,兩種方案都是按照藏式宗山建筑尊重自然、因山就勢傳統,原址原貌修復堡墻,再以山地的起伏關系錯落布置建筑空間,盡可能少動土石方。由于外側堡墻向內收,墻體與山體結合處形成了蜿蜒的交界線,使建筑看上去仿佛是從巖石中生長出來的一般。

 

 
專家們的最終選擇,是將兩者折衷:既利用了殘舊宮基,又分出了紅宮、白宮。除了現代建筑骨架和細部的創新之外,更偏向于忠實還原歷史原貌:舍棄了能提供漂亮景觀的攢尖金頂;還在宗堡東側留下30多米長的廢墟,只加固而不修復,以求保存一頁歷史真實。為尊重歷史,常青甚至要求設計團隊把設計方案覆到歷史照片上面,屋檐、門窗、樓梯和整個宮殿輪廓要絲毫不差。

 

 

2007年5月,投資總額已達4800萬元的桑珠孜宗堡重建工程一期竣工,不少年長的藏族同胞對著它焚香祝禱:“簡直驚呆了——太像了,連窗洞都和當年一模一樣呢!”
 
 
 

日喀則的博物館

 

 

如今的 “小布達拉宮”有了新的身份—日喀則宗山博物館。

 

進入博物館,一樓是精品文物展廳,這里展出的是日喀則地區出土的精品文物,不僅有古時候從內地傳入西藏的明清瓷器,還有很多本土出土的珍貴文物,最久遠的距今已2000多年。

 

回望了歷史,那我們再去看看它現在的模樣,日喀則18縣(區)特色展廳就在樓上。

 

 
特色展廳采用回廊式布局,各縣(區)的展館依次排列在“U”字形回廊上。每個縣(區)的展館都有自己的風格,展示的也都是最具代表性的當地特色,還蘊含著當地特有的文化價值。比如拉孜縣以藏刀而聞名,走進拉孜縣的展館就能看到精美的拉孜藏刀。

 

 

而如果說到定日縣,我們會立刻聯想到珠峰,一個巨大的珠峰沙盤就陳列在定日縣展館的中間。雖說是沙盤,但白雪皚皚的群山造型也氣勢十足 。

 

 

18縣(區)特色展,會讓我們在短短的時間內通覽日喀則多元、燦爛的風俗文化。它就像一把鑰匙,打開了內心向往西藏神秘文化的門。

 

 

-END-

 

 

 

▌信息:日喀則旅游
▌配圖:日喀則旅游
分享到:
文章評論
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
匿名:
點擊加載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