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見反饋

红河州福彩中心电话:每當精神分裂之時,我便辭職去西藏旅行

  2019-11-05 16:38

潍坊福彩中心咨询电话 www.rbqqrn.com.cn 人生如白馬過隙,不知從何而來,不知去向何處。

越是美麗的鮮花,盛開之后,凋零便越快。

短暫的一生,可能戈然而止,假如死亡是永恒的終結,此生若不去看些不同的風景,和不同的人相識,人生這場游戲未免就過于無趣。

很多年前,我便已經精神分裂,只是彼時卻不自知。

從小,我就立志成為社會主義事業的接班人,為實現四個現代化而奮斗,那是多么美好的八十年代,海子還沒自殺,崔健寫下一首首熱血沸騰的搖滾,張藝謀還沒拍商業片,中國足球還充滿了希望……

等到2000年,我大學畢業,世界末日沒有來臨,世界依舊歌舞興平,中國足球還在2002年殺進了世界杯,誰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,誰都沒想到,這就是中國足球的絕唱。

房價還沒開始飛漲,互聯網泡沫倒是突然來臨,社會主義只需要我添磚加瓦,接班人從來都不是自己。

這是我第一次精神分裂,曾經純粹的理想,與不可名狀的現實之間的分裂,內心幻象世界與外部真實世界的分裂。

于是,我渴望重新找到人生的目標,辭職去西藏騎行。

第一次精神分裂,通過辭職旅行,在時空上把自己與過往切割,完美的分裂了兩種人格。

只是,彼時并不自知。

某年,騎行稽留于新藏線三十里營房,當兵的問我:“你說你們這么一群人,好好的大城市不待,騎車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,純粹吃飽了撐的。”

某年,和行業一些大老們吃飯,一位大老說:“你呀,就是太執著,大好的才華,都浪費在一些虛無縹緲的夢想上了。”

某年,和一起騎過西藏的朋友喝酒,朋友說:“都這么多年過去了,你怎么還是這樣充滿不切實際的夢想,該接受現實,回歸社會了。”

……

人的腦袋,便是如此奇怪,只要有外界的信息輸入,便會做出思考的反饋,置外物于心外,淡然處之,說著好聽,做起來卻不容易。

自西藏回來,我便擁有了兩種人格,而在西藏的那個人格非常安穩,是我安身立命之處,無論世事如何,我總能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園,心安之處,便是吾家。

從西藏回來,大概想清楚了一些事,雖然夢想與現實之間,依然存在沖突,卻明白了自己不是社會主義的接班人,要想生存下去,便需要做好接盤俠這個角色。

在我父母那一輩,生活環境相對單一,他們大多數時間,接觸的除了同事便是親戚,固定的環境,固定的人群,生活看似無聊,卻無需過多焦慮,最大的焦慮,便是小孩的成長,和養老是否有保障。

我所處的社會,卻是一個快速變化的社會,身邊的人快速變化,所從事的行業快速變化,你需要不斷去學習,才能夠跟上這個節奏。

在這快速多變的社會里生存,人便要帶上各種各樣的面具,不同的場合,扮演不同的角色。

我所面對的,是一個戲臺越來越多的社會,要學會扮演的角色便隨之越多,每一個角色,都是一個分裂出來的人格。

這不是一個公平的舞臺,有人天生就可以站C位,而你付出了巨大的心血,也許只是一個跑龍套的,即使因為運氣緣故,獲得了一個能說幾句話的角色扮演,轉眼,便會被人遺忘。

當精神分裂次數多了,人便容易迷失自己,每當此時,我便會辭職去一趟西藏,那里,可以讓我尋回最本真的自己。

這世道或許充滿艱險,而我可以選擇善良。

文章來源:騎行西藏微信公眾號
文章作者:taoluo

分享到:
文章評論
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
匿名:
點擊加載更多